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武侠·仙侠 > 十三剑道 > 第一百四十七章 陛下?
听书 - 十三剑道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一百四十七章 陛下?

十三剑道  | 作者:黑幕底十四|  2022-09-05 03:23:02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字字珠玑,莫过如此。

邢天的话稀松平常,但听在耳中却若洪钟大吕,教慕十三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“道义是心中的一杆秤。”

“无关他人所看,问心无愧便好。”

“大男儿立身于天地之间,无愧于天地,无愧于苍生,无愧于本心,是为本心三原则。”

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,上可为天地立心,下可为生民立命。”

每一字一句都好似霹雳般劈在了慕十三的头脑心神之上,令其好一阵摇摇欲坠,最后猛咬舌尖,才赫然定住心神,口中喃喃念叨着:“无愧于心,无愧于世间,无愧于古今天下,便为道义!令人发聩,当真令人发聩!”

转眼去看,邢天似笑非笑,站在一旁仍是端详着慕十三。

“扑通”一声,慕十三单膝跪地,深深一拜:“前辈高见,小子领教!”

“呵呵,看来你是懂了。”

慕十三道:“只是一些少少。”

“有进步便是好的,日后进境恐不止于此。”邢天“呵呵”一笑:“现在,知道为何我们被称为魔教了吧?”邢天稍稍顿了顿,继续道:“这江湖之中的规矩,是旁人定下的潜移默化之间令人必须遵守这虚无缥缈的规矩,但假夫子之流实在太多,表面仁义道德,背地男盗女娼者实在太多,嘴上说的都是主义,心里想的都是生意,呵呵。”

邢天只是一个劲的轻笑,似是在阐述事实,也似是在讲述着什么道理。慕十三默然听着,并未发言,只是心底缓缓认同,当今江湖,正是如此。

正道盟名义是江湖巨擘,承江湖正道,行江湖正事。

可唐青之流,为图利益而杀金彪满门,只以莫须有的罪名,如此之下可又是正道所为。

“当今江湖,混乱的很。”

“当今江湖,浑浊的很。”

“已是不复当年。”

说完这些,眼前轩辕铎的尸体血已流干,血脂凝固,狰狞一片,二人只叹息于道义之言,忽然邢天神情一变,周身猛然一凛,靠地近近的慕十三只觉浑身一冷,仿佛置身于冰窖当中。

邢天的气势好生渗人,好似变了一个人!

“有人?”慕十三只说了两个字,门外却传来一阵声音,准确地说却是轻笑,语气戏谑,格外奚落:“这般为自己找补,也是难为了你,但你还是趁人之危,要了他的命,不是吗?”

邢天阴沉着脸,颔着眼眉,淡淡道:“出来吧,何故藏头露尾?”

话音刚落,这小小厢房房门打开,门口一闪凑进了两个身影,一高一矮,颇为搭配。高的一身麻布粗衣,率先走入,看上去率真潇洒,实际上却在暗中护着身后那还不到腰间的小身子,若是有敌来袭,他有超过二十种方法将其击杀!

“怪不得有刚刚那般异变,果真是你,好胆子啊。”对面之人轻笑着。

邢天冷面之上也是勾勒出一个残忍的笑容:“冤家路窄啊。”

话音落下,两个身影猛地一闪,同时暴起向前,共是一掌轰出!

“啪”地一声爆鸣,无数罡气从中心区域倾泄。

一时间,屋内仿佛经历了春夏秋冬,无数岁月甲子由眼前经过,小小房间中心不过几尺距离,瞬间破碎支离,无论是地面空气甚至是空间都像是脆弱的树叶般裂成一块又一块!

而慕十三与那小小身影所处在的区域,半点都没有被影响到!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好一手操控力道的功夫!

横纵无碍,但上下却是遭了殃!

屋顶洞穿,硕大的残破躺在眼前,轰鸣声好一阵远扬。不远处正匆匆而来的一众侍卫先是一愣,而后慌乱前行,口中道:“快些,再快些!”

屋内中心,邢天眼神冷酷,望着对面一脸狞笑之人,表情平静:“公孙苍龙,你老了。”

自邢天对面的,便是刚刚与其有过交手的苍龙圣手公孙苍龙。公孙苍龙须发皆白,身上衣襟胡须,都被一阵一阵肆虐的飓风所吹拂着,闻言只是“嘿嘿”一笑:“莫非你没有老过?”

随着声音落下,一阵“咻”声,二人身影猛地暴退,退回原地,仿佛刚刚的动作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。

而中心区域,本属于轩辕铎的医床,轰然碎成渣滓!

其上残尸,更是大部化作血渣,端的狰狞凄惨!

“还毁尸泄愤,你完了你完了,六重寺彻底不会放过你了。”公孙苍龙嘻嘻哈哈着,一脸戏谑。

邢天没有搭话,只是眼神游离,逐渐从公孙苍龙的脸上挪到了他身边那小小身影之上,不住皱眉。身旁慕十三还瞪着眼睛,心下若海水翻滚,惊讶不断。

“这便是高手之间,胜负一刹之间,无须招式与技巧,一力降十会,当真是叹为观止!”心下暗衬,慕十三当真折服。

眼神又转到公孙苍龙身上,慕十三眼神有些复杂。之前混战之时,他并未注意到这个小小的老头,望其其貌不扬,还道是何方神圣。当听闻到邢天所言其名,登时大惊。

那一位凶名在外的苍龙圣手公孙苍龙?

慕十三不知邢天大名,是因为邢天行走江湖不用真名,但公孙苍龙却反其道而行之。死在其手下之人,不计其数,无论出名与否,都绝对会让人知道是死在他的手上的!

是以,公孙苍龙杀神之名更甚!

似乎是注意到邢天的眼神,公孙苍龙顺其看去,只见其望着自己身边小人目不转睛。公孙苍龙微微动了动,身体挡住旁侧,笑容敛去:“你看我徒儿作甚?”

“你徒弟?”邢天歪了歪头。

“怎么?不信?”公孙苍龙拍了拍身边小孩儿的脑袋:“诶,怎的还在发呆?在想什么。”

公孙苍龙身边站着一个衣着普通的小孩儿,面容白皙,一双眼睛大大的好似琥珀,晶莹剔透显着几分机灵聪慧。被公孙苍龙拍打几下,反应过来,张口道:“刚刚他说的,似乎有些道理。”

言语中,透着几分不属于他这个岁数的成熟。

邢天与公孙苍龙脸色同时一变,慕十三也有些惊讶,这么小的孩子,听懂了刚刚邢天与自己所言的东西。

“小朋友,你当真听的懂了?”慕十三问道。

那小孩儿抬头望了一眼,慕十三与其对视,一眼便只觉得这孩子似乎有些与众不同。

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?

如此晶莹,却又带着几分不属于孩童的滑头,一个恍惚间慕十三总觉对方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孩子。

那小孩道:“这位老伯所言的,便是道德。如果道德发展到某个地步,以心为秤,平心行事,在不违反法律的前提下,我相信会是一个和谐的社会,一个和谐的世界。没有霸权主义,也没有冲突,有的只有富裕和共荣。”

小孩云里雾里地说了一通,慕十三只觉得有些听不懂,好似在闻天方夜谭一般,但隐隐间他却觉得这孩子说的是对的,只是自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己并不清楚,何为“社会”,何为“霸权主义”。

终于,邢天开口:“孩子,我认得你父亲。”

“你认得我父亲?”那小孩也是明显一愣:“你怎的会认识他?”

“呵呵。”邢天轻笑,朝其挥了挥手:“是了,我认得他,你过来,我看看你。”

小孩儿并未上前,而是表情古怪地看着邢天,这是慕十三此生第一次在一个孩子的脸上看到如此复杂的表情:戏谑混杂着嘲讽,眼神中满是奚落。

“老头儿,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儿?一句话就让我过去?你刚刚的功夫谁没看到啊,你要是想要我的小命岂不是一句话的事情?”

邢天默然,公孙苍龙却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哈哈哈哈,鼎鼎大名的魔主被一个孩子奚落成这个样子?哈哈哈,这事情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!”公孙苍龙得意忘形地捧腹大笑着,好似笑出了眼泪一般,但其眼底分明是一片清明,格外严谨地盯着邢天,若是他动手公孙苍龙绝不会令其得手!

慕十三表情一变,他知晓江湖中人最在乎的便是一介名声,他也有些害怕邢天会不会因为这孩子一句童言无忌便痛下杀手。

但令慕十三放心的是,邢天面不改色,只是沉默,并且动杀气,甚至是连些许怒意都未曾存在。

邢天“呵呵”一笑:“好吧,是老夫唐突了。”

“但,我的确认得你父亲,这一次我来也是想看看你的,没曾想到你却是被他带走了。”

那孩子道:“只是睡得闷了,随意出来看看罢了。老伯,你当真认得他?”

口中的他,自然是这孩子的父亲。

邢天点了点头:“没必要骗你的,隔此距离也能看清你的容貌,果真和你父亲像极了,他也算是后继有人。”

公孙苍龙此刻收敛了笑容,望着邢天半晌:“你对他,当真没有恶意,你认得他父亲,你想要作甚?”

公孙苍龙没有感觉到邢天的杀机,也是暗暗放心。

毕竟邢天虽并非全盛,但若是想杀一个人,公孙苍龙拦起来也不会很轻松。

邢天淡淡笑道:“报答恩情,你且信吗?”

“信!”公孙苍龙斩钉截铁回答,转头看向自己的弟子,断声令道:“小子,朝他过去,对你有好处!”

“哈?”小孩儿一愣:“老头儿,你认真的?”

公孙苍龙道:“千载难逢,错过了可别怪老子我没提醒你。”

“好吧。”见公孙苍龙如此,小孩儿也不抗拒,点了点头,就要向前。

慕十三一旁看的呆住,心下对这小孩子有了几分猜想,但却还是不敢相信自己脑中的那个念头。

“怎的会这般年幼?”

正此刻,那小孩子还未上前几步,此处厢房之外,便是猛地一阵急促脚步声,一记大脚狠狠踹了上来,“啪嚓”一声,房门应声断开,其外风风火火而来的一众侍卫举刀断喝:“歹人,停住!”

言罢,便是一阵弓弩上箭的声音!

邢天公孙苍龙两大高手齐齐转头,一阵摄人杀气呼啸而去!

忽然!

“慢着!”领头的侍卫大喝一声:“都住手!”

旁人皆是不解,还未有所动作,却见前者猛然单膝跪地,朝前便是毕恭毕敬一记朝拜:“属下护驾来迟,还请陛下恕罪!”

(本章完)

.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play
next
close
X
Top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