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武侠·仙侠 > 轮回模拟:我能逆天改命 > 第二百一十五章 真人风骨,金佛虚影,武道天象,踏浪而来!
听书 - 轮回模拟:我能逆天改命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二百一十五章 真人风骨,金佛虚影,武道天象,踏浪而来!

轮回模拟:我能逆天改命  | 作者:卢锅巴|  2022-10-05 05:02:03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江淮大海,浪涛翻涌。

有道人驾驭真龙,顶着狂风巨浪疾驰,欲往北上而去。

然而,后方有道黑白玄光,却是越来越近,哪怕真龙撕裂长空气浪,将速度做到了极致,二者之间的距离,也是慢慢拉近着...

从原本的数十里开外,一路追赶到了十里范畴,再到数里...

那身影怒吼之声翻腾海浪,声震苍穹,早已入耳,眼见着神通术法就将迸发。

当此时,季秋掌背之上的印记,忽明忽暗,其中寄宿的真人神魂,却是沉声传音而出:

“小子,只管转身,莫要回头!”

“莫老狗百余年前,镇我身躯磨我神魂,此仇不报,我心难安。”

“眼下本真人神魂百余年过,若非紫霄道印蕴养,恐怕早已消散,在最后关头还能派上用场,也算不错。”

“今日,我当与他清算!”

华阳都昔日乃是紫霄宗真人,也是紫霄一脉第一高手。

哪怕早已陨落多时,神魂遁入紫霄道印之中许久,但蕴养了百余年,想来也藏有了三分神异。

果然,他话语不过方才落下,季秋还未回应,便见得紫霄道印突然紫霞弥漫,紫气冲霄!

一时之间,漫天云气聚散,天地隆隆,似有雷声滚滚而起!

紧接着,华阳都神魂显化,脱离了紫霄道印,凭空虚浮于天地之间:

“莫老狗百余年前便是丹境初期,眼下百余年过,又是坐镇燕京号曰国师,汲取皇道气运,想来就算未曾结成法域,也差不了多少。”

“不成金丹,皆为蝼蚁,更莫说是丹境之中的法域大能了,普通道基,怕是照面便会陨落!”

“本真人神魂应能拦其片刻,你只管渡江,剩下的...”

“本座来!”

“记得向我替清微子问好,紫霄一脉后世能出如此传承,吾甚欣慰,又惭愧矣!”

华阳都手中法印频繁结成,曾经独当一面的镇派真人,重新有了三分风采显出。

漫天紫气,将云霞染上色彩。

须臾片刻过后,雷光自天幕落下!

将那追击而来的长虹身影,生生止在了这江淮正中央!

嘭!!

雷光洒落,将浪潮劈开,哪怕是风浪袭来,都无法比拟这等宛如天灾般的雷霆。

不得不说,纵使陨落之后只余神魂,丹境真人的神威,也非是道基之境可以碰瓷的。

这是质变,是再多的数量,都无法弥补的差距!

不然,也不能称得上一声去伪存真的真人!

“紫霄雷!”

“华阳都?!”

后方追赶而来,瞬间撞在了华阳都雷法范围内的身影,声音之中带着些惊疑不定。

他破开了层层枷锁,衣袍上泛着些焦黑之状,随后赫然便看见了神魂模样,阻于半空之中的中年道人,顿时不由感到一阵错愕。

恍惚之间,他甚至还以为自己回到了百余年前。

想当年,若非是同宗通脉的那位真人做了倒霉蛋,抗下了这位真人临死之前的殊死搏杀,说不得当年陨落的,便是自己了...

陈年旧事心头回想,不过紧随其后,长生教主莫天行就摒弃了这些纷乱杂念,瞬间想明白了其中关节:

“难怪,难怪!”

“本真人道为何这么多年,我始终难以破开紫霄道印的禁制,原本以为你紫霄道真传法乃是其中关键,但现在看来...”

“却是你这已死之人,在暗中捣鬼!”

念及至此,这长须道人冷笑一声,双袖一震,便在这江淮海上,刮起了阵阵无边罡风。

哪怕华阳都打出的紫霄雷刚猛纯正,远超道基甚至假丹大修,但却也是被这罡风片刻破开,近不得身!

“当年,本真人可杀你一次。”

“今朝,便可以再灭你一次神魂!”

“你以为你救得了那毁我宗根基的宵小?”

“笑话!”

“大不了先斩你,再诛他,都是一样!”

伴随着紫霄闷雷滚滚,莫天行两袖罡风卷起了无边浪潮,随后只轻踏一步,转瞬便是跨过十数丈长空,随即化出了一只皑皑擎天大手,五指张开,一合风浪!

眼看着就要以无边大势,打破华阳都的神魂法身!

此掌一出,不可谓不遮天蔽日,浩浩乎金丹无量之神威,由此可见一斑!

哪怕是华阳都,此时看着曾经引以为傲的雷法,竟是被这般轻描淡写二三,便化解开来,也不由色变不已。

待到莫天行罡风凝出大手,欲直往他法身处擒杀而来,这紫霄真人更是眉头攥紧,口中不由低语:

“老狗百载不见,果真成了气候,怕是与法域之境,也仅有一步之遥了罢!”

“现在看来,当年拼死斩了你那废物师兄,才是错事,当时就该送你直入幽冥!”

“若那时诛尔,今日又岂容得你在这里逞威?!”

双手交合,华阳都眸子轻微闭紧,就想以神魂为引,彻底爆开,将这长生教主拦截于此。

此时季秋与敖景一人一龙,不过才拉开些许距离。

感受到后方的莫大动静,季秋面色微沉。

他有些太过低估了长生教主。

眼下冒着偌大风险,将长生山掀了个底朝天,没想到竟还未曾跨过江淮海域,就被其千里迢迢的追了上来。

甚至到了此时,还需要紫霄宗的前人来为他背锅。

这种无力感,着实令人实在不喜。

“金丹...”

口中呢喃着,这个象征着修为登堂入室的境界,季秋眸中蕴藏着一股子火。

终有一日,自己也要将此境踏破!

他的拳头握紧,回头遥遥看了一眼不过只相逢一面的华阳都,想要留下,不欲退走。

但理智却告诉他,自己目前的实力,与长生教主还是差了一大段。

那是如同鸿沟一般的差距,就算是合自己与真龙之力,也未必能够弥补得了。

哪怕能够抗住片刻,但拖延得越久,陨落的可能性便也越大。

可以说,于长生教主的眼中,季秋无疑就是一只大一点的蝼蚁。

或许相较于别的假丹,会难处理一些。

但,也就仅此而已了。

暗叹一声,心中对于这位紫霄末代的掌教存着几分愧疚,季秋正欲退走时。

却不想,后方竟是有了变数。

嗡嗡~~

一股奇特的低吟传唱之声,慢慢于海域中央传出。

而对于第一世逆天改命,精通各种佛家经文梵音的季秋来讲。

这声音所颂唱的言语,他并不陌生。

那是,佛音。

随着低声颂佛经文道出,海域风云再起,一道身披粗布衣,着钓者打扮的年迈僧人,背后突有虚幻金佛之影浮现,一步一迈,自一叶孤舟而起,踏足长空!

金佛双掌合十,左臂托着一道金光琉璃的宝树,周边有点点金华映衬,可谓是宝相庄严!

“止!”

一道梵音唱罢,声音虽轻若蚊蝇,但却落在了每一个方圆之内的生灵耳中。

这梵音似有魔力,刚一自僧人口中哼出,顿时便映照到了硕大金佛口中,而当那尊金佛此时也张口时...

长生教主所打出的那道罡风大手,顿时便猛地凝固在了半空!

随后,‘咔嚓’一声,悄然破碎!

如此变故,不由叫诸方皆惊!

就连季秋,都未带着敖景继续往北而行,而是默默顿足,看着这突然发生,只在预料之外产生的变化。

“何方神圣,前来阻我?”

长生教主衣袍猎猎,看着那其貌不扬的老僧人,一脸阴沉模样。

而华阳都神魂法身带着波动,先是一愣,后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僧人,神情莫名:

“莫非是...”

他的话语未落,这钓者模样的老僧便率先开口,笑容祥和:

“施主妄动肝火,来此江淮一遭,不知致使多少渔船捣毁,渔民险些殒命,如此作风,岂有丹境真人半点风度?”

“不若听老衲一言,就此罢手,各留一线,如此才是大家风范呐。”

说到这里,僧人双掌合十,道了声‘阿弥陀佛’。

话语了却,不由惹得莫天行顿时一怒,大动肝火:

“秃驴当真可恶,道貌岸然没有一个好东西!”

“本座来江淮一遭,致使普通凡人受难,那也是他们命中该有此一劫!”

“照你这么说,这些渔民的命是命,我长生教的真修门徒之命,便不是命了?”

“快给本真人滚,不然连你也一块杀了!”

莫天行作势抬掌,就欲再度拍下。

那对面的老僧此时,却是摇了摇头:

“施主此言差矣。”

“正因你不视这些渔民之命为命,致使作风歪斜,叫得门下弟子也争相效仿,最终导致杀身之祸降临,这才是因果啊!”

“行差就错而不自知,施主不能明白这个道理,如何能成就法域,更进一步?”

“老衲这可是在救你,苦海无涯不愿回头?”

“难渡呐!”

说罢,老僧人一拉顶上斗笠,一脸可惜,却是惹得莫天行火冒三丈,直接化出罡气大手:

“秃驴快滚!”

一瞬之间,擎天大手再起波澜,比之方才更加凝实。

而老僧见状,也并不觉得意外,只在预料之中。

金佛金光溢散,当此时睁开了眼眸。

随后,其手臂托着的那道宝树,枯荣流转,散开丝丝缕缕的金华,照破云层,被那硕大的金佛法身托举着,直往莫天行面门,猛砸而下!

“想起来了!”

看着二者斗法,华阳都心念如电,一瞬间联想起了曾经的往事,继而一拍脑门,心中暗道:

“大日枯荣真经,金佛法身,枯荣宝树!”

“还有这种斗法的风格...”

“当是枯荣寺无疑了!”

枯荣寺,曾经也是名震一方,赫赫有名的佛土,有着媲美丹境的法师坐镇。

却因百余年前理念冲突分裂,被邪魔七大道之一的杀生寺院主脱离而出,从而开辟新的传承。

枯荣寺为正统佛脉传承,讲究的是兼济世间,看遍凡俗四季枯荣,最终得悟佛理,成菩萨果位。

但杀生寺讲究的,却是人间无净土,当以杀取自身念头纯净,保修为不失,只争一世,证得魔佛之身。

这两种理念,可谓是颠倒阴阳,水火不容。

因此两派互相征伐,最终元气大伤,再加上邪道大昌,枯荣寺只得封山隐世,解散凡俗寺院,销声匿迹。

却不想一宗的顶尖强者,竟会窝在这江淮海域之间,为一钓者!

更关键的是。

曾经算是正道的真人级数强者,到了如今这个时代,可谓是去一尊少一尊,如今道消魔长,多一位强者,未来乾坤变化,就是多一份变数!

华阳都认了出来,而与这枯荣寺老者斗法的长生教主,自然也是认了出来,当下便不由唇角讥讽:

“我当是谁。”

“原来是被自家门徒掀了祖庭的枯荣寺,怎么,不去寻杀生院主了却道统之争,却来寻本真人晦气?”

“若是被那和尚晓得枯荣寺高人在此,怕是两岸当掀起无边血潮,到时你可还能逞今日口舌之利否?”

当!!

枯荣宝树散发流光,砸在那罡气大手上,余波涟漪震荡间,二人针锋相对,竟是互相斗了个不胜不败,各有千秋!

驾驭金佛法身的僧人,此时于虚空中站定,周身似有若有若无的梵音颂唱,听到莫天行所言,却也不恼:

“想我佛曾言,不能身心通透,了却禅意,纵使八万劫过,亦是难脱苦海之身,想那孽徒入了歧途,自有他之劫难所在,何须老衲惩戒?”

“况且就算需要惩戒,时候却也是未到,施主如今自己都未脱劫,何须将目光放在苦海之外?”

“依老衲一双慧眼来看。”

“你今日,将有大劫加身矣!”

老僧人背有金佛,此时一脸讳莫如深。

长生教主见此,连连冷笑三声:

“好个大劫加身,好个劫数降临!”

“老不死的,敢来拦我,还想救华阳都这已死之辈一条命数?”

“今日,且看本真人如何先斩你这秃驴,再诛华阳都神魂,最后更将那踏我山门的宵小,挫骨扬灰!”

“死来!”

一声长啸唱罢,长生教主双掌排空,激起四海听潮,浪涛滚滚而起,宛如海啸陡升!

就在他全力出手之际。

那后方隔海观望,不知进退如何自处的季秋,本来犹豫的心境,在看到北方踏浪而来的伟岸身影时,却是不由突兀放下了心来。

若说此时,谁能破局?

当只有一人也!

而循着季秋的眸光望去。

正见得一道身披蟒袍,面容刚毅威严,背着一柄锋芒毕露的长枪男子,踏着滚滚海浪而行,如履平地,健步如飞!

下一刻,已是到了这江淮海域正中!

“无双莫惧!”

“今日本王来此,我倒是要好生看看...”

“到底是谁敢当着本王的面儿...”

“来动我儿?!”

那男子将背部长枪取下,单臂一擎。

刹那之间,气血冲霄,武道真意迸发!

滔滔海域,都不由为之停歇!

武道天象,当世无匹的武脉第一!

试问,谁能不惧其三分?!  18330/10567367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play
next
close
X
Top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